荷兰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有什么事是到了荷兰才知道的?

其实,世界上有很多小国,都因为其“小”,被人们忽视了。比如“荷兰”,它就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小国家”。

日本进入工业化,最先学习的就是“荷兰”,这就是在日本曾经风靡一时的“兰学”。俄罗斯的彼得大帝也曾经隐姓埋名到荷兰学习造船技术,回国后大力发展海军。

从地理上看,如果把欧洲看着是一个国家,那么,法国就相当于是我们的浙江省的位置,而荷兰就类似于上海。莱茵河从荷兰流入大西洋,这里有许多优良的港口,海上辐射大西洋,与英国遥遥相对;陆上则连着整个欧洲大陆。

荷兰面积不大,四万多平方公里,跟我们一个地级市差不多大;并且这些国土中,约五分之一是填海出来的,很多地方低于海平面,全国高于海平面的地方不到四分之一。荷兰语中,荷兰写作“Nederland”(尼兰德),“低地”、“低地国家”的意思。

实际上,“尼德兰”在17世纪之前是西班牙属地,包括了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法国东北部的一部分,这片地域都是莱茵河入海处的低地。但这里是欧洲最富饶的地区之一,西班牙帝国的一半税收来自这里,名副其实的“王冠上的一颗珍珠。”

荷兰全称是“荷兰王国”,包括了荷兰、阿鲁巴、库拉索和荷属圣马丁四个构成国,所以它是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复合国:荷兰政府的权力仅限于国防、外交、国籍和引渡,其他权利都属于构成国。

罗马帝国时代,这里全部属于“比利时高卢”省,后归于“日耳曼行省”,所以这里早期的人种分布是北部多日耳曼人,南部多是高卢人。随着罗马帝国的变迁,这里一直被不同的王室贵族占有,直到16世纪初,成为当时欧洲最厉害的西班牙帝国的一部分。

十六世纪后期,荷兰很多城市爆发起义,1581年7月26日,“尼德兰联合共和国”正式成立,随后就是战争,西班牙帝国已经力不从心,被迫于1648年签订《明斯特条约》,承认荷兰独立。

独立后的荷兰比较“各色”,他们在海上挑战英国,在陆地挑战法国,结果毫不意外被这两个欧洲巨头按在地上摩擦。

1795年,法国占领了荷兰,所谓的“共和国”灰飞烟灭;1806年,拿破仑封他的弟弟路易·波拿巴为荷兰国王(现在荷兰王室是日耳曼人血统,著名的拿骚家族后代。),并在1810年直接把荷兰并入法国。

到1814年,荷兰才与法国脱离,成立了“荷兰王国”,他们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保持中立,但仍然在1940年5月被纳粹德国军队占领,荷兰王室和政府跑到英国成立了“荷兰王国”。

二战结束后,荷兰王国复国,他们宣布不再保持“中立国”政策,加入了北约、欧盟等欧洲军事、经济组织。直到今天。

有人说:乌克兰是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大门,荷兰是欧洲通往世界的大门。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也可见荷兰的地理位置在欧洲是多么的重要。

因为它是欧洲水路运输连接海路的必经之地,所以这里商贾云集,别的国家四处做买卖、搞海上私掠,他们独辟蹊径,大力发展海上运输,1648年独立后不久就成为当时最强大的海上霸主,绰号“海上马车夫”。

本来,荷兰海上力量也是可以的,但就是打不过英国,没办法,他们专心于海上运输,足迹遍布世界各地,还顺便在加勒比海捞了几块殖民地,我们那个岛也被荷兰殖民过一段时间。

最早到达日本的就是荷兰的船队,日本人第一次见到这么“见多识广”的洋人,一时间惊为天人,大加研究,开创了风靡一时的“兰学”,这为日本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也因为搞运输需要船,荷兰造船技术在当时是世界一流的。1697年,沙俄的彼得大帝一方面要出去见世面,另一方面,也为了避开沙俄“双王政治”的纠葛,他以一个陆军下士的身份深入欧洲腹地,到荷兰学习造船技术,和船厂木工打得火热。回国后,彼得大帝坚定了从海上发展的决心。

随着欧洲渐渐地崛起,他们与世界各地的贸易日益频繁,几乎垄断了海洋运输,荷兰也直接从中获利,从造船、货物代理、保险、货币交割等,围绕这些产业的系统在荷兰完善起来。仅仅四万多平方公里的海边洼地,靠这个产业发展成欧洲富裕国家。

但荷兰人的商业头脑并不止于做货物运输,他们发现,在运输的木材、鱼类、粮食、毛皮、香料、棉纺织品、丝绸瓷器等货物中,实际还可以细分出另外的赚钱门道。比如从中国运来的瓷器,他们是分品级的,一些地方小窑口的粗瓷和官窑的精瓷混杂,价格也没有拉开。

荷兰人把运来的瓷器进行二次分级,普通的、次一点卖给别的地方;精品则运到阿姆斯特丹,由于数量少,品相也非常好,这些精美的瓷器从这里走向欧洲王室、贵族的家庭,身价也打着滚地上涨。这些工作虽然繁琐,但荷兰商人的利润却大大增加了。

有了这些经验后,荷兰人又学会了在东方定制瓷器,他们给制造瓷器的工厂画好欧洲贵族喜欢的图案,包括家族徽章,烧制到瓷器上。

这些有特殊意义的图像、独特的家族徽章,让瓷器既符合欧洲贵族的审美,也有特别的纪念意义,还含有神秘的“东方神韵”,搞得有点身份的欧洲人都要在家里摆个大瓷器,要么是瓷瓶,要么是瓷盘。当然,价格也要翻番上涨。

瓷器仅仅是一个例子,其他货物基本都是如此,荷兰这个聪明的海上马车夫总是把运输中的商品利益最大化地争取到手里;他们把运输各阶段的服务业搞得周到详细,让贸易商顺利便捷完成交易。

因为独特的贸易地位,荷兰成为世界重要的航运中心,即使现在,一个城市想建成“航运中心”,他们学习的对象都是荷兰的鹿特丹港;海上货运要是出现纠纷,打官司的是荷兰的海牙国际海事法庭;要为海上运输货物保险,最靠谱的是“荷兰全球保险”公司;还有货代、清关···等等业务,荷兰都走在前列。

这种开放的氛围,让荷兰成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一个十分前卫的君主立宪制国家。

他们是欧盟和北约创始国之一,几乎参与了所有国际组织;他们对世界开放且包容,是个理想的旅游目的地;他们对待性交易和堕胎的法律是全世界最为自由化的,荷兰的红灯区特别有名,他们还有政府开的“示范X院”;他们还是全球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也是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

大国与小国在产业发展上是不同的,大国要全面发展,不能有明显的短板,小国则没有必要追求全面,他们凭借某一项突出,就可以长久发展。

荷兰是个小国,他们工业体系并不全面,资源也很有限,但他们特别发达富裕,就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方面,并且他们独特的地方还不少。

荷兰的现代农业发达,贸易、保险等服务业发达,仅这些就足够让荷兰的国家财政充裕了;但他们在电子业、化工业、造船业也居于世界前列,所以他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高收入国家之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小小的一个荷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5.2189美元(2019年);对比一下,德国约4.6万、英国约4万、欧盟平均约3.5万。2019年,全球幸福指数出炉,荷兰排名第六;世界五百强中,荷兰占14席。

现在比较火的就是5G产业了,但这个产业的核心——光刻机,就是荷兰许多独门技术的一个,著名的ASML公司就是荷兰的。当别人都在制造高质量光学相机时,荷兰独辟蹊径,把镜片打磨技术研究得独步天下,这是这个公司的前身。

现在,别人发展微电子,他们利用自己在光学上的优势,研制先进的光刻技术,一台先进的光刻机价格动辄上亿美元,还要提前订购,排队购买,还不一定买得到。他们应美国要求,实施技术封锁。

当然,为了活下去,这个公司不得不吸收美国资本,谁让美国是世界流氓呢。企业不能离开荷兰,这是底线,而荷兰在高端“光源”方面的科技是世界一流的,这是ASML公司愿意留在荷兰壮大的原因。

飞利浦是荷兰的公司,大家都知道,只要是电器,这个公司都能做,大到医学仪器、现代化城市智能管理系统,小到电动剃须刀、灯泡。并且每一样都做得有声有色,质量名列前茅。

也许你到荷兰,会发现这里很多地方和俄罗斯很像,包括一些词语的读音,甚至国旗的样式。其实这是沙俄的彼得大帝对荷兰推崇备至的原因,他们国旗的三个颜色和荷兰一样,只是位置略有不同;他们把一些航海、造船的词汇直接引用,所以,很多词语基本一样。

现在,俄罗斯和欧洲关系紧张,但荷兰还是和俄罗斯不错的,他们有自己历史上的感情。荷兰的大型企业如:壳牌石油、联合利华、飞利浦、DSM等都在俄罗斯有很多投资,而俄罗斯也把荷兰作为向西欧靠近的桥梁。

也许你在荷兰,在大街上遇到很普通的人,可能他就是个物理学家或工程师,荷兰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四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有近1300万人口;荷兰也是物理学家最多的地方,这个国家的理工科人才也是世界人均第一的,所以,他们有许多尖端的科技公司。

也许你在荷兰,到一个普通人家,作为中国人,你可能怀疑他们对中国了解不多,其实你错了,他们这里人见多识广,对孔子、孟子、儒家文化可能比一般人了解得更多,你能和他谈到一起的。

也许你听闻荷兰的红灯区产业比较发达,所以就以为到处是勾栏,其实你又错了,荷兰人在这方面不保守也不胡来。合法的交易只在划定的红灯区,那里收税,有警察保护,也有医生检查,但别的地方是没有的。

总之,这个国家很有特点,是个富裕的欧洲小国。之所以他们能够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更多的是得益于优秀的地理位置。我们的上海不也是比其它地方富裕很多吗,一样的道理。

我没去过荷兰,说了半天荷兰,有道听途说,有书上介绍,不对处,请赐教。不过,荷兰的足球天才真多,古利特、范巴斯滕、里杰卡尔德、伯格坎普、罗本···,当年看了很多他们的球。现在不看了,所以也不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