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童工:工作是出路还是苦难?

两年半以前,玻利维亚通过允许10岁以上孩子工作的法律,成为全世界首个将童工劳动合法化的国家。这一法律的本意是保护童工拥有和成年工人同等的权利和工资,但直到今天,许多童工仍在危险的工作环境中挣扎求生。

国际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纷纷谴责该法是“巨大的倒退”,但玻利维亚人将其视为胜利。童工合法化夺走了玻利维亚孩子的天真无邪,但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对圭多来说,亡灵节是个好日子。那天,波托西的公墓里挤满了人,他们会带来鲜花和人偶面包祭奠去世的亲人,有钱人则请来吉他手或墨西哥流浪乐队伴奏。他们花的钱,有不少将进入圭多的口袋。

这个穿连帽衫、脸颊上仍带着婴儿肥的13岁男孩,是公墓里的清洁工。他沿着梯子爬上壁龛第四层,将骨灰盒和玻璃内外的污垢擦净。做完这些活儿,他能拿到10个玻利维亚诺,相当于1.4欧元。

“幸运的时候,我一天能挣到100玻利维亚诺。”自11岁起从事这项工作的圭多告诉德国《明镜》周刊,他家里有7个兄弟姐妹,父亲早逝,母亲急需孩子赚钱贴补。但即使家里经济状况好一些,他也愿意在这里干活,因为“我一直很想工作”。

据美国《时代》周刊报道,在玻利维亚,童工无处不在。乡下的孩子在农场收割甘蔗、放牧绵羊和骆驼,城里的孩子则在街上叫卖鲜花、果汁和羊驼绒毛衣,在餐厅当服务员,在酒店招待客人,就连工作环境恶劣的银矿和锡矿里都有他们单薄的身影。

据英国《独立报》估计,玻利维亚5岁至17岁的少年儿童中有100万人在工作,占全国劳动力总数的15%。美国劳工部2013年的报告称,7岁至14岁的玻利维亚人中有超过20%工作。

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世界约有1.68亿名5岁至7岁的童工,相当于该年龄段儿童总数的1/10,比4年前的2.15亿人有所下降。全球童工自2000年以来减少了1/3,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童工在2008年到2012年之间减少了近200万人。

而在2008年的玻利维亚,80万名14岁以下儿童中有49万是童工,其中近90%从事特别危险的工作。由于无法与玻利维亚政府达成进一步合作协议,国际劳工组织很难收集到新的数据。

对9岁的塞缪尔·胡安来说,制砖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放学后,他放下笔,拿起铁锹,在自家屋后的小砖厂里帮父母干活。

胡安的家在拉巴斯附近的贫困山区,一家人住在老板提供的一间小屋子里。他与父母挤在一张床上,弟弟曼努埃尔和还是婴儿的妹妹Naeli睡另一张床。卡车轰隆隆地运来成堆的瓦砾,村民们主要从事制砖业。胡安的身体还没有强壮到能搬起转头,但他到12岁时就可以每月赚72美元,贴补家用。

“在这里,大多数孩子从10岁或12岁就开始工作。”胡安的母亲戈麦斯·罗德里格斯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孩子们不得不伸把手,因为光靠我们大人无法维持生计。”

“孩子们失去了纯真,像成年人那样肩膀变宽,手上起了老茧。”为当地提供家庭医疗和教育设施的儿童中心负责人玛丽亚·奎斯佩告诉BBC,“法律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许多父母只知道童工合法,却不考虑这对孩子造成的影响。”

从7岁时开始全职工作的赫克托耳曾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街头向情侣兜售泰迪熊,如今,这位20岁的国际商务专业大学生已是玻利维亚童工工会UNATSBO的资深顾问。3年前,他曾积极推动该国童工合法化的进程。

据英国《卫报》报道,2014年7月2日,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主导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10岁以上的孩子打工或自主创业,满12岁后即可被聘为正式员工,前提条件是他们从事的工作“不会损害青少年受教育的权利且没有危险性”。

该法案规定,年满12岁的儿童可以在任何行业每天工作6个小时,每个月最低工资为250美元。当局规定儿童必须上学,他们可以自主将课程安排在早晨或晚上。

这一本意在于保障童工与成年工人同等收入和权利的举动,被国际社会视为“巨大的倒退”。

正如《明镜》周刊所说,即使许多最贫困的国家也禁止14岁以下的儿童工作,到2050年“结束一切形式的童工”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玻利维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童工合法化的国家,在国际社会引起了热议。

人权观察组织曾在致莫拉莱斯的公开信中,警告降低合法工作年龄的危险性,还强调玻利维亚从1997年起已成为国际劳工组织准予就业最低年龄公约的签字国,该公约规定的最低工作年龄为14岁。

国际劳工组织官员卡门·莫雷诺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玻利维亚法律违反了联合国大会关于14岁为最低工作年龄的规定。纽约人权观察组织的乔·贝克则认为,这种短视的举动无益于解决玻利维亚的经济困难,反而会加剧贫困。

但这些批评无法阻止莫拉莱斯批准这一法律。他幼时曾在家乡放牧骆驼,帮父母养家糊口。和他一样,到处打工的孩子们并不认为目前的工作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站,他们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寻找新的突破。

年轻的工会领袖保拉12岁就开始卖饮料,如今是一名清洁工。“每个人都必须接受自己的出身。”她冷静地告诉《明镜》周刊。对她来说,童工合法化是重大的胜利。“法律给了我们发声的渠道。”童工工会16岁的主席利泽特·卡斯特罗告诉《时代》周刊。

“对童工泛滥的现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任何意义。”法案的发起人之一哈维尔·萨瓦莱塔告诉BBC,“发达国家的人永远不会理解玻利维亚极端贫困地区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我们的法律是为玻利维亚人制定的。”

罗德里戈脾气友善,留一头卷曲的黑发。他领导的玻利维亚国际劳工组织位于拉帕兹南部一个高档社区。自该国降低法定工作年龄以来,该组织就不断抗议并呼吁修改法律,这已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标之一。玻利维亚的工会协会和雇主协会也明确反对这一法律。

多年来依靠原材料出口的玻利维亚,仍然是南美洲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德国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门的官员表示,德国政府支持玻利维亚有关童工的项目,但该国与国际劳工组织的争端使它更难获得外国援助。

玻利维亚人认为,童工合法化意味着保护未成年劳动者免受剥削,童工赢得了“胜利”。但在现实中,他们的境遇自法案通过以来愈加恶化,童工从事矿业和制砖业的情况屡禁不止。

16岁的阿曼多在距离帕托西公墓只有几公里的银矿山里工作,这个快乐自信、终日无忧无虑的男孩梦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但目前,他只能跟着父亲帕斯特在这里劳作。

自11岁下矿以来,阿曼多就置身于可怕的工作环境中。通往矿井的隧道十分低矮,矿工们不得不弯腰通过,新鲜空气只能通过最简单的管道输送进来。许多旷工早早患上了黑肺病,一旦隧道坍塌或爆炸提前就很难活命。据估计,自1545年以来,该地区已有800万人死在矿山里。

“在矿里干活挣得最多。”阿曼多告诉《明镜》周刊。他负责把矿石装进矿车,每装一车至少能赚20玻利维亚诺。有了这些钱,家里的7口人就能过上好日子,“缺什么我就买什么”。阿曼多听说过其他国家批评玻利维亚的新法律。“他们不知道这里的生活什么样。”他说。

自从记事以来,14岁的布莱恩每天就得工作5个小时。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学习。他想成为建筑师,父母也支持他,但要支付学费就得做更多砖来赚钱。对许多玻利维亚孩子来说,这是逃不出去的“恶性循环”。

德国援助组织KNH正在收集世界各地对童工的意见,希望在2017年阿根廷举行的全球会议上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

但在《明镜》周刊看来,短时间内,玻利维亚和国际社会不可能就童工问题达成协议,各执一词的辩论没有任何意义。国际劳工组织的拉丁美洲专家何塞·拉米雷斯告诉《明镜》周刊,“这有点像邀请素食主义者参加聚会,谈论吃肉的好处。”

两年半以前,玻利维亚通过允许10岁以上孩子工作的法律,成为全世界首个将童工劳动合法化的国家。这一法律的本意是保护童工拥有和成年工人同等的权利和工资,但直到今天,许多童工仍在危险的工作环境中挣扎求生。

国际社会和非政府组织纷纷谴责该法是“巨大的倒退”,但玻利维亚人将其视为胜利。童工合法化夺走了玻利维亚孩子的天真无邪,但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对圭多来说,亡灵节是个好日子。那天,波托西的公墓里挤满了人,他们会带来鲜花和人偶面包祭奠去世的亲人,有钱人则请来吉他手或墨西哥流浪乐队伴奏。他们花的钱,有不少将进入圭多的口袋。

这个穿连帽衫、脸颊上仍带着婴儿肥的13岁男孩,是公墓里的清洁工。他沿着梯子爬上壁龛第四层,将骨灰盒和玻璃内外的污垢擦净。做完这些活儿,他能拿到10个玻利维亚诺,相当于1.4欧元。

“幸运的时候,我一天能挣到100玻利维亚诺。”自11岁起从事这项工作的圭多告诉德国《明镜》周刊,他家里有7个兄弟姐妹,父亲早逝,母亲急需孩子赚钱贴补。但即使家里经济状况好一些,他也愿意在这里干活,因为“我一直很想工作”。

据美国《时代》周刊报道,在玻利维亚,童工无处不在。乡下的孩子在农场收割甘蔗、放牧绵羊和骆驼,城里的孩子则在街上叫卖鲜花、果汁和羊驼绒毛衣,在餐厅当服务员,在酒店招待客人,就连工作环境恶劣的银矿和锡矿里都有他们单薄的身影。

据英国《独立报》估计,玻利维亚5岁至17岁的少年儿童中有100万人在工作,占全国劳动力总数的15%。美国劳工部2013年的报告称,7岁至14岁的玻利维亚人中有超过20%工作。

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世界约有1.68亿名5岁至7岁的童工,相当于该年龄段儿童总数的1/10,比4年前的2.15亿人有所下降。全球童工自2000年以来减少了1/3,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童工在2008年到2012年之间减少了近200万人。

而在2008年的玻利维亚,80万名14岁以下儿童中有49万是童工,其中近90%从事特别危险的工作。由于无法与玻利维亚政府达成进一步合作协议,国际劳工组织很难收集到新的数据。

对9岁的塞缪尔·胡安来说,制砖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放学后,他放下笔,拿起铁锹,在自家屋后的小砖厂里帮父母干活。

胡安的家在拉巴斯附近的贫困山区,一家人住在老板提供的一间小屋子里。他与父母挤在一张床上,弟弟曼努埃尔和还是婴儿的妹妹Naeli睡另一张床。卡车轰隆隆地运来成堆的瓦砾,村民们主要从事制砖业。胡安的身体还没有强壮到能搬起转头,但他到12岁时就可以每月赚72美元,贴补家用。

“在这里,大多数孩子从10岁或12岁就开始工作。”胡安的母亲戈麦斯·罗德里格斯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孩子们不得不伸把手,因为光靠我们大人无法维持生计。”

“孩子们失去了纯真,像成年人那样肩膀变宽,手上起了老茧。”为当地提供家庭医疗和教育设施的儿童中心负责人玛丽亚·奎斯佩告诉BBC,“法律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许多父母只知道童工合法,却不考虑这对孩子造成的影响。”

从7岁时开始全职工作的赫克托耳曾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街头向情侣兜售泰迪熊,如今,这位20岁的国际商务专业大学生已是玻利维亚童工工会UNATSBO的资深顾问。3年前,他曾积极推动该国童工合法化的进程。

据英国《卫报》报道,2014年7月2日,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主导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10岁以上的孩子打工或自主创业,满12岁后即可被聘为正式员工,前提条件是他们从事的工作“不会损害青少年受教育的权利且没有危险性”。

该法案规定,年满12岁的儿童可以在任何行业每天工作6个小时,每个月最低工资为250美元。当局规定儿童必须上学,他们可以自主将课程安排在早晨或晚上。

这一本意在于保障童工与成年工人同等收入和权利的举动,被国际社会视为“巨大的倒退”。

正如《明镜》周刊所说,即使许多最贫困的国家也禁止14岁以下的儿童工作,到2050年“结束一切形式的童工”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玻利维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童工合法化的国家,在国际社会引起了热议。

人权观察组织曾在致莫拉莱斯的公开信中,警告降低合法工作年龄的危险性,还强调玻利维亚从1997年起已成为国际劳工组织准予就业最低年龄公约的签字国,该公约规定的最低工作年龄为14岁。

国际劳工组织官员卡门·莫雷诺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玻利维亚法律违反了联合国大会关于14岁为最低工作年龄的规定。纽约人权观察组织的乔·贝克则认为,这种短视的举动无益于解决玻利维亚的经济困难,反而会加剧贫困。

但这些批评无法阻止莫拉莱斯批准这一法律。他幼时曾在家乡放牧骆驼,帮父母养家糊口。和他一样,到处打工的孩子们并不认为目前的工作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站,他们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寻找新的突破。

年轻的工会领袖保拉12岁就开始卖饮料,如今是一名清洁工。“每个人都必须接受自己的出身。”她冷静地告诉《明镜》周刊。对她来说,童工合法化是重大的胜利。“法律给了我们发声的渠道。”童工工会16岁的主席利泽特·卡斯特罗告诉《时代》周刊。

“对童工泛滥的现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任何意义。”法案的发起人之一哈维尔·萨瓦莱塔告诉BBC,“发达国家的人永远不会理解玻利维亚极端贫困地区的人们是如何生活的。我们的法律是为玻利维亚人制定的。”

罗德里戈脾气友善,留一头卷曲的黑发。他领导的玻利维亚国际劳工组织位于拉帕兹南部一个高档社区。自该国降低法定工作年龄以来,该组织就不断抗议并呼吁修改法律,这已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标之一。玻利维亚的工会协会和雇主协会也明确反对这一法律。

多年来依靠原材料出口的玻利维亚,仍然是南美洲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德国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门的官员表示,德国政府支持玻利维亚有关童工的项目,但该国与国际劳工组织的争端使它更难获得外国援助。

玻利维亚人认为,童工合法化意味着保护未成年劳动者免受剥削,童工赢得了“胜利”。但在现实中,他们的境遇自法案通过以来愈加恶化,童工从事矿业和制砖业的情况屡禁不止。

16岁的阿曼多在距离帕托西公墓只有几公里的银矿山里工作,这个快乐自信、终日无忧无虑的男孩梦想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但目前,他只能跟着父亲帕斯特在这里劳作。

自11岁下矿以来,阿曼多就置身于可怕的工作环境中。通往矿井的隧道十分低矮,矿工们不得不弯腰通过,新鲜空气只能通过最简单的管道输送进来。许多旷工早早患上了黑肺病,一旦隧道坍塌或爆炸提前就很难活命。据估计,自1545年以来,该地区已有800万人死在矿山里。

“在矿里干活挣得最多。”阿曼多告诉《明镜》周刊。他负责把矿石装进矿车,每装一车至少能赚20玻利维亚诺。有了这些钱,家里的7口人就能过上好日子,“缺什么我就买什么”。阿曼多听说过其他国家批评玻利维亚的新法律。“他们不知道这里的生活什么样。”他说。

自从记事以来,14岁的布莱恩每天就得工作5个小时。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学习。他想成为建筑师,父母也支持他,但要支付学费就得做更多砖来赚钱。对许多玻利维亚孩子来说,这是逃不出去的“恶性循环”。

德国援助组织KNH正在收集世界各地对童工的意见,希望在2017年阿根廷举行的全球会议上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

但在《明镜》周刊看来,短时间内,玻利维亚和国际社会不可能就童工问题达成协议,各执一词的辩论没有任何意义。国际劳工组织的拉丁美洲专家何塞·拉米雷斯告诉《明镜》周刊,“这有点像邀请素食主义者参加聚会,谈论吃肉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