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伊夫信徒范加尔弟子新帅到位!国安要翻身了?

半个月前,身为传统豪门的国安被拥有五外援的升班马武汉三镇5比1大胜,惨案当晚,国安就宣布主帅谢峰“辞职”。

之后,国安由隋东亮带队踢了三场比赛,战绩是2胜1负,赢下了武汉长江和广州城,输给了宿敌上海申花,成绩依旧不上不下。

赛季接近一半,新帅驾到是一个不错的时间节点,但很多球迷也许会问:斯坦利-门佐,到底是何许人也?

事实上,翻开斯坦利的简历,会发现他是国安的“老朋友”了,早在2019年就曾担任国安预备队的教练,2020赛季还率队在足协杯1/8决赛中击败当时尚在中甲的成都蓉城。

由此看来,斯坦利是对国安有一定了解的,应该能够很快熟悉球队,并将自己的战术打法灌输到球队中。

如果再深挖斯坦利的背景,会发现他身上还有荷兰足球的影子。在足球理念上,斯坦利是克鲁伊夫的信徒,而球圣贯彻的哲学是全攻全守。

什么是全攻全守?简单地说,就是指除门将外的10名球员在场上不拘泥于具体的位置,只讲究空间的变化,不强调个体和推崇整体,球员可以有充分自由的表达。

斯坦利推崇克鲁伊夫的全攻全守,更是门将在禁区内控球甚至冲出禁区发动进攻的先驱,要知道,最早开创门将教练这个职位的,正是球圣。

斯坦利之所以深受克鲁伊夫的足球理念影响,与他的足球生涯不无关系,1963年出生的他球员时代就曾师从克鲁伊夫和另一位荷兰名帅范加尔。

59岁的斯坦利,曾以主力身份代表阿贾克斯多次获得荷甲、荷兰杯及欧洲赛事的冠军,征战比甲和法甲也担任着主力。

在1999年退役之后,斯坦利先后执教荷乙、荷甲、比甲和南非超级联赛的俱乐部,并且加入过荷兰国家队教练组,与橙衣军团征战过欧洲杯和世界杯。

过去几个赛季,国安一直采用的是荷兰足球体系,执教过预备队的斯坦利当然是极佳的选择,很多他当初的弟子已经升至一线队,其本人还十分擅长培养年轻人。

另一方面,斯坦利的名气虽然不大,但性价比极高,两年前的足协杯,他就给平均年龄不到19岁的国安预备队制造了惊喜。

如果不是因为国安预备队在疫情期间没有比赛,自己又一直无法和家人团聚,斯坦利也不会做出离开的决定。

2020年12月离开北京前,斯坦利通过视频向俱乐部和北京球迷道别,荷兰人指着胸前的国安队徽字正腔圆地说:“国安国安,北京国安。”

当时的斯坦利坦诚地表示,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能和国安再次相逢,如今两年过去了,他兑现诺言回到了国安,职位也从预备队教练升级为了一线队主帅。

在做国安预备队教练期间,斯坦利面对的是“命题作文”,当时俱乐部各级梯队采用的都是最能培养球员个人能力的433阵型,这意味着他的战术潜力还有深度挖掘的空间。

而能够根据对手做出灵活应变是斯坦利执教预备队期间表现出的另一个特点,也许是因为足球生涯开始于街头足球,斯坦利的足球哲学总是充满活力。

不管怎样,现在的国安需要一些变化,而这都是斯坦利能够带来的,也是俱乐部最终选择他的原因。

本赛季,国安的硬性目标是力保联赛前5,目前他们6胜4平5负积22分位列第9,距离第5只差4分,如果调整充分,依旧具有十分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