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阿根廷前腰列传

这些人被称作进攻指挥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用最优雅的方式来嘲弄对方的防线

前腰,在国外足球的释义中,准确的说就是攻击型前卫。作为一名直接负责给前锋输送弹药的球员,前腰不仅需要在进攻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更需要在适当的时候自己攻城拔寨。如果一支球队阵型打法中设立了前腰这个位置,无疑他将是全队的进攻核心,而一般来说,前腰的站位也都集中在中场中路,他们直接从球场中路发起进攻,两边的突击手都要把球交到前锋脚下过一过,然后再由前腰根据场上的形势作出判断;在防守时,前腰的任务相对要轻松一点,他们一般只需退到自家禁区附近,起到一些拦截作用即可。

当然,前腰位置的确立是在四中场采取菱形站位的情况下,平行站位时则谈不上有这个位置存在。南美是盛产前腰的国度,其中以阿根廷更以为甚。

在阿根廷,对前腰有一种自创的称呼“Enganche”,字面意思就是“钩子”。即前腰必须是中场与前场之间最重要的联系点,像钩子一样抓住球队的攻击连接,并决定下一步杀伤对手的模式与方向。在阿根廷足球中,前腰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位置称呼,他凝聚着一种精神,代表着一种风格,就是这些象征意义,让每一任阿根廷主帅都 逃不开“前腰情节”。

要理解“前腰情节”,绕不开一个特殊时代,也就是在上世纪30到50年代因地理和政治上的被孤立,阿根廷足球所发展出的独特风格。本身就延续了上世纪初拉美足球个人主义风潮的阿根廷足球,又特别强调了比赛中的个人表演。1931年阿根廷足球职业化后,个人主义逐渐成为限制整体足球发展的绊脚石,固步自封的自娱自乐了几十年之后,阿根廷人在1958年从世界杯赛上铩羽而归。

这个美丽的国家,总是习惯从一个极端迅速地跨向另一个极端,从此,“胜利足球”成为唯一的口号,为赢球不择手段的苏维尔迪亚带领着大学生队血腥但摧枯拉朽般的称霸南美,将华丽唯美,浪漫至极的河床彻底地锁死在记忆里。物极必反,当胜利足球盛极一时的时候,美丽足球又开始东山再起。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前腰概念的变化与发展就是这两种主义在阿根廷足坛激烈碰撞之后的独特产物:一方面前腰依然保留着华丽的脚法,对比赛的控制,另一方面,相对的减少了攻防转换的程序更加实用,更加有效率,阿根廷人也迅速的确立了对这个位置的特殊喜爱。前腰也正是由上世纪70年代“场上最有天分最会玩耍的球员”转变为上世纪80年代“驾驭球队的战略家”——从马拉多纳到里克尔梅,正是这句话最好的解读。

马拉多纳这样的球员就是为足球而生,为冠军而生,他就是绿茵场上的精灵、神和王者。马拉多纳可以打中场的任何位置,盘带过人和传球助攻的技术无人可及。除了无与伦比的左脚,马拉多纳的带球,护球和变向都是历史第一的存在,因为他超强的身体素质和爆发力,使得他的启停技术几乎不需要假动作就可以完成身位上的超越。其次是视野,作为上世纪末公认的球王,马拉多纳的突破成功之后的进攻选择实在太多,或直接打门,或完成分球,让对手无法防范。

在蝉联三届阿根廷联赛最佳射手后,马拉多纳登陆欧洲加盟巴塞罗那队。两年后,那不勒斯因为他的到来而成为全世界的焦点,马拉多纳与普拉蒂尼是世界足坛前腰位置上的两座高峰,并立于小世界杯,这是后世无法再现的奇迹。在最初的两个赛季,马拉多纳锋芒不敌普拉蒂尼,但1986年成为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当年的墨西哥世界杯上,马拉多纳意气风发,以炉火纯青的球技,率领阿根廷队一路高奏凯歌,最终夺取世界杯桂冠。

在与英格兰队和比利时队交锋时,他各有一次连过数人送球入网的精彩表演,以此征服了全世界,重返意大利之后,马拉多纳在新赛季中携世界杯夺冠余威率队以不可阻挡之势登上意甲封顶,为这支南部球队夺得历史上首个联赛冠军,而完全落于下风的普拉蒂尼在这个失败的赛季后挂靴退役。

上帝把老马赐给了足球,同时也赐给了前腰,这使前腰这个位置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并树立了一座后人无法逾越的丰碑,这是前腰的幸运,也是足球的幸运。

他是年少成名的绝世天才,他是阿根廷人永远的骄傲。二十年前那场举世瞩目的世俱杯决赛,他两次助攻帕勒莫,将欧洲霸主皇家马德里击败于脚下。那一年他22岁,初出茅庐,大师尽显。 十五年前,他背身摆脱儒尼奥尔,25码外左脚大力抽射,迪达猝不及防。阿根廷3-1击败宿敌巴西,提前进军德国世界杯。那一年,他已披上蓝白军团10号球衣,风华绝代,志得意满。

很少有人能像里克尔梅那样控制比赛,他能够慢慢悠悠的原地转圈,一有机会便会送出见血的直塞;他闲庭信步的盘带过人,每次组织分球都恰到好处。在场上错综复杂的局势下,他总是可以迅速理出一个头绪,勾画出一条致命的攻击线路。德国世界杯上,以里克尔梅为核心的阿根廷队是这个国家近二十年最均衡的一支战队,他们踢得张弛有度,泰然自若。在次战六球屠掉劲旅塞黑后,蓝白军团轻松的从死亡之组出线。而在与德国队的四分之一决赛中,里克尔梅贡献一次助攻。尽管最终输掉了比赛,但罗米个人是胜利的,因为在他下场之前,德国队一直都被他玩于股掌之中。他完全是靠自己的天赋在踢球,无论是个人控球还是控制比赛,里克尔梅的节奏感都美妙绝伦。

可他发生在他身上的,也不是只有赞誉。当年里克尔梅怀着征服世界的雄心来到欧洲,才明白这里的人们聊的是不一样的足球。太慢,太粘球,不喜欢防守,耳边充斥着太多质疑的声音,让他内心无法平静。所以经历了巴塞罗那的失败和黄色潜水艇短暂的辉煌后,年仅29岁的里克尔梅毅然选择回归家乡,重回那个魂牵梦绕的糖果盒球场。而几年后与国家队主帅马拉多纳的交恶,也使得这位古典十号决定退出阿根廷队,从此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闪亮的光头,野性的胡须,冷酷的眼神,巫师贝隆给人的第一印象像是好莱坞电影里面的硬汉,但他的脚下技术可称一绝。贝隆是一名全能型前腰,虽然进球不多,但能攻善守,站在球场上有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他脚法精湛,视野开阔,中路的短传渗透和长传转移能给队友制造绝佳的进球机会,贝隆本人得分则多来自于远射或者任意球,他的射门不一定追求角度,但是大力沉的外脚背抽射还是经常让对方门将招架不住。

因为贝隆并非是前腰出身,这使得他在小技术上基本功不太扎实,但更靠后的位置使得他具有更大的视野,经过几年在欧洲联赛的历练,贝隆逐渐成为具有现代意识的中场统帅。巅峰期的他一度被认为是可以和齐达内分庭抗礼的大师级前腰。

2001年贝隆转会英超,曼联由于不能很好地融入英超的风格,状态一直不佳,转投切尔西队之后更是销声匿迹,在国家队的地位也被里克尔梅艾马尔所取代。在04年重返意甲加盟国米后,贝隆状态有所提升,又重现了昔日巫师的风采。之后又加盟大学生队,率队获得了09年南美解放者杯冠军。

艾马尔风格细腻,技术出众,盘带进攻和传威胁球功夫均属一流,是阿根廷新生代球员中引人注目的天才球员。艾马尔1996年首次代表河床队出场,在为河床效力期间84场比赛贡献22粒入球。因常能带给球迷欢乐,深受球迷喜爱,被赐予绰号“小丑”。

2001年,艾马尔加盟西班牙巴伦西亚。在最初的日子里,艾马尔并没有被保守的库柏作为绝对主力使用,但他每次出场都竭尽全力。贝尼特斯的上任对艾马尔来说是一次转机,崇尚进攻的贝氏要求球队三条线整体前压,球队的进攻风格变得异常鲜明。在新的战术体系下,艾马尔终于恢复了在河床时的进攻核心位置,在发挥自己盘带突破特长的同时,还努力掌握队友的特点,以提高传球质量。在组织和助攻的同时,他还把任意球作为自己的得分手段,巴伦西亚在0304赛季夺取联赛冠军和欧洲联盟杯,艾马尔居功至伟,到达生涯巅峰。

阿根廷足坛的悲情天才之一,身材不高的他盘球技术极为出色,突破过人能力也非常强,再加上门前把握机会能力突出,在其刚出道时,很多人惊呼新的马拉多纳诞生了。奥特加成名于阿根廷河床队,娴熟的脚下技术使他有足够的自信一次次突破和戏耍防守球员。奥特佳将西班牙巴伦西亚作为登陆欧洲的第一站,后来又辗转桑普多利亚和帕尔马队,虽然球队都对他委以重任,他也有过偶尔为之的出色表演,但有“小毛驴”之称的他一直无法发挥出真正水平,后来只好黯然返回河床。

20岁地奥特加参加了1994年美国世界杯。在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上,他作为中场核心有着出色的表现。不过由于脚下盘带过多,奥特加显得有点“独”,这也是他一直怀才不遇的原因之一。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奥特加在阿根廷与荷兰队的1/4决赛上,他头顶荷兰门将范德萨,结果被红牌罚下,阿根廷队也被淘汰出局。

虽然很多教练都喜欢把奥特加作为球队核心,但他的身上却缺少一种领袖气质和霸气,在他桀骜不驯的外表下,却是一颗单纯的心,在商业色彩浓重的足球领域,像奥特加这样简单而倔强的人很难在场上呼风唤雨,曾经被人们寄予无限厚望的小毛驴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只留下一连串漂亮的盘带和精彩的过人。

不具备巴蒂飘逸的长发和艾马尔俊俏的面孔,在潘帕斯草原众多帅哥的包围下,达利桑德罗只能算是其貌不扬,但他的血液里融入了高乔人的艺术足球天赋,依然有着梦幻的脚步和唯美的进攻。

达利桑德罗有着魔术般的左脚技术和清晰组织思路,他身体柔软,球感极佳,一对一过人技术令人叹为观止,同时视野开阔,传球极富想象力,是难得的中场艺术家。达历桑德罗成名于2001年世青赛,03年夏天加盟德甲沃尔夫斯堡。

不过遗憾的是,达利桑德罗技术能力和传球智慧虽然无话可说,但无奈身体过于弱小,另外,略显缓慢的移动速度也是限制他成为下一个大师的瓶颈。

现如今的阿根廷足球达到了一个低谷,前腰现状更是惨不忍睹,不说上述六人,就连帕斯托雷,孔卡,盖坦级别的也难看到。究其原因有两点:一是在不可能年年都出现里克尔梅这级别学员,另外前腰在欧洲不吃香,没有转会需求,加上阿甲很多球队也在尝试放弃或者改变这种打法,很多前腰苗子都被改造成其他位置的球员。

作为最推崇也最盛产前腰的国家,阿根廷人一边站在过去已欣赏就要消失的艺术的态度,享受并怀念着传统前腰所代表的美丽足球,一边也站在未来,接受着前腰在现代足球洗礼下做出的各种改变。毕竟时代变了,一味地抱残守缺怀念过去不是办法。